4008-888-888

首页&2号站&首页2020-11-13 16:25

  首页&2号站&首页---主管Q5390555---2020年9月,主营半导体测试设备与激光打标设备的佛山市联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动科技”,A20521.SH)的科创板上市申请正式被受理。

  虽然头戴半导体科技企业的光环,但联动科技近年来的利润水平持续下滑,三年间下降了27.19%,其盈利能力对优惠政策的依赖程度也在不断加深,2019年利润的一半都是依靠税收优惠、政府补助来达成的。

  另外联动科技在上市前还出现了“清仓式”分红,报告期内累计分红达到了1.22亿元,其中实控人分得了其中的99%,而报告期内联动科技三年净利润总额也不过才1.1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联动科技进行现金分红3000万元,当月却因16万元周转资金向员工进行借款。

  报告期内,联动科技的营收利润都出现了下滑,2017年至2019年联动科技营业收入为1.50亿元、1.56亿元、1.48亿元,同期的净利润下降则更为明显,分别为4364.11万元、4407.32万元、3177.52万元。

  虽然利润规模已经下跌的如此明显,但这其实已经是叠加了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的最终结果了,如果没有优惠政策的中和,联动科技的利润水平可能还要再下降一个程度。

  2017年至2019年,联动科技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00.93万元、695.26万元、785.34万元,三年间涨幅明显。

  另外2017年至2019年联动科技母公司还享受按15%、10%、10%的税率缴纳所得税的优惠政策,联动科技报告期内由此获得所得税优惠大概为497.38万元、720.82万元、496.76万元。

  2017年至2019年,联动科技境外收入达到了4577.50万元、3489.64万元、4908.60万元,考虑到近三年联动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增值税率,其报告期内享受出口税收优惠大概为551.73万元、403.63万元、485.34万元。

  综上,报告期内联动科技获得的税收优惠与政府补助总额达到了大约1150.04万元、1819.71万元、1767.35万元,分别占到了各年利润总额的23.12%、37.87%、53.37%。

  作为一家以技术先进为自我标榜的科技企业来说,竟然一半的利润都依赖于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

  对于此问题,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联动科技沟通核实“是否存在依赖优惠政策、以及优惠政策若无法持续将如何应对”等问题,但联动科技并未正面回复。

  在对优惠政策依赖的问题之外,财经网还发现了联动科技部分税收优惠额异常增长的情况,其在总营收出现下降的情况下,软件产品的退税优惠额三年间从0暴涨到了731.26万元。

  报告期内,联动科技享受销售自行开发生产的软件产品,增值税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即征即退的优惠政策。

  联动科技的软件产品主要都是以嵌入整机硬件的方式来销售的,也就是说联动科技想要获得增值税退税优惠,必须将整机产品的售价分为硬件售价与软件售价两个部分,只有软件售价部分才可以享受到增值税退税优惠。

  但是联动科技在营业收入停滞不前甚至下跌的基础上,其软件产品退税额反而出现了相差700万元的暴增。

  2017年至2019年,其软件产品退税额分别为0元、512.25万元、731.26万元,由于自研软件产品的进项税额度极低,在不考虑进项税额的前提下,联动科技2017年至2019年的自研软件产品销售额至少为0元、3658万元、5625万元,分别占到了营业收入总额的0%、23.48%、37.97%。

  按照常理来说,在主营产品结构未发生较大变动的情况下,嵌入式软件的营收与退税优惠额应保持在较为稳定的比例,除非刻意提高整机产品中的软件部分价格、压低硬件销售价格,才能在短短数年内拿到远超主营业务增长幅度的软件税收优惠。

  营业收入总额出现了下降,但“可享受退税优惠”的嵌入式软件销售额却反而出现了暴增,对于该问题,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联动科技沟通核实其是否存在提高软件产品售价、压低硬件价格以实现税收优惠最大化的考虑,但联动科技并未正面回复该问题。

  此次联动科技科创板申请上市计划募集资金4.75亿元用于“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扩产、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研发中心建设”以及相关营销网络建设。

  联动科技还专门单列了一项关于流动资金的募资请求,其计划就“补充营运资金”项目募集1亿元资金。

  2017年10月,联动科技进行股利分红1200万元,2018年3月分红1500万元,2018年5月的分红额高达65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联动科技的股东列表中只有实控人张赤梅、郑俊岭等两人,以上三次共计分红的9200万元现金也进入到了张赤梅、郑俊岭二人的口袋。

  2020年12月20日,联动科技再次进行了3000万元的分红,由于新股东的引进,实控人张赤梅、郑俊岭分得了其中的96.16%。

  综上,联动科技报告期内累计分红1.22亿元,实控人张赤梅、郑俊岭则共分得1.208亿元,占分红总额的99%。

  与1.22亿元相对应的是,联动科技报告期内三年净利润的总和也才1.19亿元。

  值得注意的,联动科技的分红行为主要集中于2018年,当年度进行了3次分红,分红额达到了1.1亿元。

  次年,联动科技便开始了吸纳外部各类投资机构融资的过程,当年共引进5家各类投资机构,实控人的控股比例也从96.16%降到了86.21%,2020年联动科技则开启了正式的上市步伐。

  联动科技的大部分分红都集中到了外部投资机构增资之前的2018年,此举也保证了实控人张赤梅、郑俊岭二人拿到了几乎全部的现金分红。

  但另一面,虽然联动科技的分红行为如此密集大方,却还曾因为数十万元周转金空缺而向员工进行借款。

  2018年12月,联动科技子公司联动实业向员工李映辉借款16.89万元以用于临时资金周转,与此对应的是联动科技当月进行现金分红高达3000万元。

  2017年至2019年,联动科技净利润总额分别为4364.11万元、4407.32万元、3177.52万元,盈利规模下降明显。

  对于在面临巨额资金需求需要上市募资、甚至连数十万元周转资金都需要向员工拆借的同时,还进行超大额分红的问题,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联动科技进行沟通核实,但联动科技并未正面回复该问题。

  在上市募资数亿元的同时,联动科技实际上正在面对着营收利润下滑与行业天花板的尴尬现状。

  联动科技营业收入在停滞不前的同时下跌明显,2017年至2019年营收总额分别为1.50亿元、1.56亿元、1.48亿元,同期利润则分别为4364.11万元、4407.32万元、3177.52万元,下降幅度达到了27.19%。

  2017年至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490.51万元、1589.29万元、1423.95万元,其中2018年现金流净额才只是同期净利润的44.8%。

  在营收利润现金问题的背后,联动科技的主营业务也正面临着行业天花板的问题。

  联动科技的主营业务为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其中最核心的产品为分立器件测试系统,2019年该业务营收规模为8074.13万元,占据了年收入总额的54.55%,可以说是联动科技产品矩阵中的重中之重。

  但是根据VLSI research统计,2019年全球分立器件测试设备市场规模也才仅0.45亿美元,行业总规模有限,而联动科技此次IPO募资高达4.75亿元,远高于其核心产品分立器件测试设备的全球市场规模。

  对于利润现金流下滑、行业规模导致的天花板以及募资回收风险等问题,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联动科技进行沟通核实,但联动科技并未正面回复该问题。

  报告期内联动科技的主营产品单价出现了幅度不小的下滑,除激光打标设备外,2017年至2020年半导体自动化测试系统的单价从37.20万元/套降到了23.93万元一套,降价幅度达到了35.67%。

  其他机电一体化设备单价从9.76元/套下降到了7.28万元/套,降价幅度达到了25%。随着主营产品的降价,联动科技2019年营业收入、净利润都出现了下滑,其中净利润下滑达到了近27.19%。

  对此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向联动科技就“是否存在降价销售以保持营收增长,以及为何产品已大幅下降营业收入还是出现了下滑”等问题进行沟通核实,但联动科技并未正面回复该问题。

  根据招股书披露,联动科技在自我介绍中描述自己是国内领先的半导体分立器件测试系统供应商,研制成功的集成电路测试系统在国内外知名半导体企业得到了认可和应用,是少数进入国际封测市场供应链体系的中国半导体设备企业之一。

  但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联动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营收收入持续下跌,2017年至2019年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1.12亿元、6811.12万元、5843.5万元。

  对第一大客户安森美集团的销售收入则分别为4474.07万元、2957.66万元、2355.81万元。

  对于此事,财经网曾以邮件形式,就“为何在产品先进的情况下,对大客户的销售规模还出现了大幅下降?是否存在大客户流失的风险”等问题进行沟通核实,但联动科技并未正面回复。